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自2007年iOS问世后,世界上第一次有移动操作系统在人机交互界面美观,易用性,直观性,简单,趣味性,用户体验上全面超过iOS。而且在功能上也完全妙杀Android。下面献上作者的专利技术。

2007年乔布斯发布iPhone,重新发明了手机,开启移动互联网的新时代之 后,智能手机的人机交互界面再也没有发生过架构性的变革。从iOS 1到iOS 6,都是渐进性的改良,iOS 7是一次全新方向的战略转折点,但乔布斯创立的静态式图标操作方式也还是一样的。不管是拟物风格的图标,还是扁平风格的图标,它们的操作方式都是一样的。

未来,移动操作系统将进入后图标时代。

智能动态图标技术

主屏的桌面是一个干净的,漂亮的默认没有任何图标的大气简约界面。系统检测所有的 应用程序,当有程序处于触发状态时,自动显示在主屏上。当你需要使用某个程序时,它会自动出现在你面前。当你点击使用完该程序的时候,它又自动隐藏,还你 一个清爽的桌面。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随心所欲。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上)

当工作原理设计得漂亮的时候,外观才真正的漂亮-----苹果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上)

旧设计和新设计的对比,新设计更美观,更宽敞,更简约,屏幕看起来更大。你的照片也再也没有一堆图标挡着了。

人们常常将简约等同于极简主义。但是,真正的简约远不止删除矫饰和去除杂乱那么简单。而是因应你的需要,因地、因时恰到好处地展现每一方面--苹果

我们创造的每一件产品,从来都不仅仅追求设计的美观。因为只关注外观的做法,出发点就是错误的--苹果

全域应用程序图标界面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上)

当你第一次上手使用,就对它所能做的了然于胸时,那就是简约---苹果

主屏幕上向右滑动,出现全域应用程序图标界面,用户安装的所有的应用程序,都显示在这里,一目了然。全域应用程序图标界面会根据用户安装的应用程序的数量,自动调节图标的大小。

上面左图中有50个应用程序,一般的用户差不多够了。用户再也无需来回滑动屏幕找程序,或在文件夹中找程序。

全域应用程序图标界面的底部,依次是App Store, iTunes Store, iBook Store三大应用商店;要安装新东西,直接点击这3个Store的图标就可以。右下角是垃圾篓,将程序的图标拖进垃圾篓,就是删除程序。非常的形象,一 看就会。很多第一次使用iOS的人,包括使用Android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安装程序,也不知道怎么删除程序,都要问人的。

安装、删除、管理、浏览、打开应用程序,从来没有这么容易和简单过。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上)

Apple Watch实际上就是用了作者的专利技术,现在还不清楚到底是作者拥有全域应用程序图标界面的专利还是苹果拥有此专利,(作者是2013年7月申请的,PCT的国际查新报告是最新的,比苹果更早。如果美国专利局也查不到苹果有更早的专利申请,那么Apple Watch是侵犯了作者的专利的)。

在此作者强调一点,专利的各种合作(各大手机公司或互联网公司购买某个国家的普通授权或排他授权)作者很欢迎,但拒绝任何专利蟑螂、专利中介。乔布斯身前有了解决智能电视人机交互的设计思路,我也有了解决智能电视人机交互的设计思路。我是要在下一代手机的硬件设计,在下一代手机的软件设计,在下一代平板电脑设计,在智能手表设计,在智能电视设计,等等的设计上,和乔布斯,以及艾维光明正大的,正面较量设计的高下,无论输赢,都是尊严和骄傲。像iPad商标那种让中国人丢脸的事,千万不要来找我。

全域应用程序图标界面实际上更适合于手机,而不是很小屏幕的手表。Apple Watch发布后,国外就有人做了个用在手机上的视频:

 

下面是作者的专利技术的视频:

无状态栏的全屏应用程序界面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上)

显眼的修饰元素已不复存在,并去除了不必要的条栏和按钮。在摒弃华而不实的设计元素的过程中,脱颖而出并受到更多关注的将是最重要的部分:与你有关的内容---苹果

所有的应用程序都是没有屏幕顶部的状态栏的。这样设计的优点:

你免费得到5%的增大的屏幕。

你的应用程序屏幕看起来更大,主屏幕也看起来更大,你会感觉你换了个屏幕更大的新手机

电池电量可以每低10%, 大的横幅信息在屏幕上提示,例如90%,80%,70%,60%,50%,40%,30%,20%的电量分别大横幅提示下,和低电量的提示一样。这样用户 反而更清楚电量的使用情况。很多时候,小状态栏,用户并不注意到,反而对电池电量使用状况并不了解。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上)

5寸屏幕的安卓手机,去掉顶部的状态栏只有4.8寸,再去掉底部的菜单栏,真实显示面积只有4.5寸。采用笔者的设计,屏幕实际显示面积更大,而且可以单手使用。

小细节,不小觑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上)

细心的读者可能又发现了,在主屏中的手机信号的指示小图标,即不是传统的从低到高的小竖条,也不是艾维设计的五个小圆点。如果五个小圆点,是艾维作为设计师的签名。那么新的手机信号指示图标,就是我作为一个中国设计师的签名。

首先这个图标很形象,所有用户一眼就能识别这就是手机信号。其次,我设计的大小很大,是一般信号图标的至少4倍大小,用户绝对一眼就看到。最重要的,我的设计是,不是通过小竖条或小圆点的亮的多寡来表示信号的强弱。而是通过图标的颜色来表示信号强弱。

用绿色或蓝色显示表示信号强,黄色或黄色闪烁显示表示信号一般,红色或红色闪烁显 示表示信号非常弱,提醒用户最好不要打电话,提醒用户换个位置或地方,等信号显示强的时候再打电话,这样对用户的健康非常重要,因为在信号弱的时候,辐射 会比较大。尤其是当信号比较弱的时候,用户接打电话容易掉线,有了 红色或红色闪烁的提醒,用户就会主动避免在信号弱的时候接电话和打电话,改为短信或语音信箱,这样大大降低了用户可能的掉线问题,降低了可能的消费者不满 或退货,大大提高了消费者的满意度,也避免了可能的天线门等质量事件。

简单的设计,就可以避免苹果曾经的天线门事件。

跨 越横亘在 “功能性” 与 “愉悦感” 之间的鸿沟,既要不夸张地引人注目,又要有一用难忘的愉悦,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对细节的孜孜以求,让我们能跨越这道鸿沟,将二者融为一体。细节着眼于细 微之处营造愉悦感。细节的作用有时难以察觉,但它却始终存在,并会不断累积形成一致的体验---苹果

最重要的,可以在同等硬件条件下,将智能手机的电池时间延长三分之一。业界可能知道,到了iPhone这个境界,电池时间每延长1%,意味着有多艰难,每提高1%可能都是几千万美元,甚至上亿美元的成本。

是的,以后仅仅通过软件升级,不仅可以享受主屏和应用程序界面更大的显示效果,获 得5%额外的屏幕显示大小,还可以享受三分之一的额外的电池时间,Android用户就不说了,能获得2倍的电池时间。智能手机用户再也不用担心冲一次 电,一天都扛不住。或者在保持现有的电池时间下,拥有更轻薄的世界最薄的智能手机。

快捷语音助手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下)

有用户可能会问,Apple Siri,Google Now这样的语音助手,很智能的,为什么不能帮我打开应用程序呢?Apple Siri和Google Now要在技术上实现这点是没问题的。但为什么不好用呢?

首先可能是因为乔布斯定下的图标打开应用程序的思维定式太深,研发、设计、产品都 没突破这个思维;其次,Apple Siri和Google Now,要先将你说的“打开某某程序”,通过手机信号或WiFi信号,将语音传到服务器,进行识别,还要理解你说的话的意思是想要打开一个程序,然后把结果传回手机执行。其识别率,准确率很难保证,而且其效率还比不上用户滑动找到图标,点击图标。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做一个运行在本地的减缩版快捷语音助手,包含所有应用程序名称的语音库。每当用户下载或购买一个新的应用程序时,系统会同时将这个新应用程序的名称的语音,从云端服务器,下载并加入到应用程序名称的语音库中去。 当用户卸载或删除某个应用程序时,系统会同时在语音库中,将这个应用程序名称的语音删除。

这样语音库中,就总是包含了用户所有的应用程序的名称的语音。而且一般用户也就安 装几十个应用程序,最多也就几百个。所以系统每次只须通过麦克风记录用户说出的应用程序的语音,通常应用程序名称也比较短,只是一个词,而不会是句子,然后在包含所有的应用程序名称的语音库中进行对比,打开语音符合的应用程序。因为只须在几十个,最多几百个应用程序名称的语音中进行对比,所以速度和准确性非常高,而且可以非常快速方便的打开应用程序,对用户非常的友好,方便,直观。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下)

iPhone 5S之后,手机就包含运动感应协处理器,很多人集中讨论在感知用户步行、跑步、开车状态,计步器等健康领域的应用。下面就来看看运动协处理器在手机操作系统上能有什么作用。

智能手机打开程序将全面进入语音和手势的时代。

智能手势

运动协处理器配合笔者发明的算法,就可以实现用最自然的手势打开最常用的应用程序

举起手机拍照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下)

当用户在主屏状态或者休眠锁定状态拿起手机对着拍摄对象时,手机会自动打开相机程序,用户直接拍照,当用户拍好照片,放下手机时,手机会自动打开照片程序,而且用户刚才拍的照片就在屏幕上,用户直接观看!

运动协处理器配合笔者发明的算法会在背后自动实现这一切。而且不但从手上拿起手机自动拍照,不管是从桌子上,还是从包里或者从裤兜里直接掏出手机,举起来对着拍摄对象,智能算法也都会自动识别,自动打开相机程序,用户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人生镜头。

转动手机看视频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下)

用户转动手机屏幕,系统自动打开视频程序,自动从上次播放处接着播放。或者转动手机屏幕时在主屏幕上自动出现用户已安装的所有视频应用程序的图标,例如优酷,PPS,爱奇艺,搜狐等视频应用程序的图标供用户点选。

上下抖动打开IM程序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下)

在主屏状态,上下轻轻抖一抖手机,自动打开微信。上下抖得幅度大一些,超过60度,就直接打开微博。或者上下轻轻抖一下手机的时候,主屏上自动出现用户已安装的所有IM应用的图标供用户点选。酷!

向前左右摆动手机打开地图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下)

不认识路?把手机伸向前面左右摆动,让手机给你指路吧,系统会自动打开地图程序。哪怕是盲人用户,也会语音提示当前的位置,并带路。

滑动解锁不见了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下)

滑动解锁从iOS 1的一个滑动块,引导教会用户滑动解锁;到iOS 7简化成文字。笔者在这条追求极简设计的路上,更进一步,连字都没有了,自动解锁。

滑动解锁这个功能是随着触摸屏手机的诞生而诞生的,这个功能的主要目的是防止手机在用户的口袋里被误触摸,误操作,误打电话,在用户并不需要的时候,在口袋里点亮屏幕,浪费手机的电池。

笔者发明的智能算法,很好的解决了手机在口袋里误触摸的情况。所以滑动解锁这个功能就没必要存在了。

用户无论从口袋中、还是从包中掏出手机,或者从桌子上拿起手机的时候,系统都自动解锁,直接进入主屏或者输入密码的界面,而不会有误操作。每次用户掏出手机时,都少了一个按Home键的步骤。

  • 苹果最新的iOS 10抄袭了我的这个设计,侵犯了我的专利。被苹果称为iOS有史以来最重大的发布的iOS 10的十大功能中,列为第一的raise to wake(手势唤醒),就是采用了我的发明(而且是我发明的智能手势中的一个小功能而已)。苹果目前只抄袭了我设计的下一代操作系统中的百分之十不到,就引得发布会现场一片赞叹。

  • 通常iOS有什么新动向,Google的安卓会马上跟上。2007年第一代iOS发布会之后,Google就立即抛弃原来的类似Plam和诺基亚的设计,全面模仿抄袭iOS。也就是说接下来,苹果和Google两大阵营为了竞争,会争先恐后的采用我发明的其他百分之九十的技术。

  • 果不其然,iOS 10发布会后Google就传出了要开发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要更好的实现我的全部设计 ,重新开发就是最好的方法)

  • 但不管是苹果还是Google的新系统,只要用我的设计,都要给我交专利费。我的发明已经申请了包括美国、中国、日本、欧洲(包括欧盟所有国家,也包括英国)、韩国、巴西、墨西哥、加拿大、印尼、菲律宾、澳大利亚、印度、西欧(包括俄罗斯等多个国家)、越南、新西兰、南非、乌克兰在内的几十个国家的专利,专利覆盖全球超过50亿人口,可以形成中国的核心技术专利池。苹果的iOS 10已经确定无疑的抄袭并侵犯了我的专利,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告到苹果的iPhone禁售(当然也包括采用iOS 10的iPad),其实Apple Watch也涉嫌侵犯了笔者的专利,如果侵权也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禁售的。所以苹果给笔者交专利费是肯定的,因为美国,日本,欧洲等国外专利保护是极其严格的。Google的新系统,也只有两个选择,不用笔者的发明,就没有突破,没有创新,就和安卓差不多,就没有竞争力;采用笔者的发明,就要交专利费。

拿起手机就直接使用,无需一个中间过度步骤--滑动解锁,顺畅,自然。引用艾维的话:“归根结底,设计决定了用户体验”。你再也无需每天解锁上百次了,自动解锁时代来临。

后图标操作时代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下)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下)

在图标操作时代,用户打开一个应用程序的唯一方法,就是找到那个应用程序的图标,然后点击。就像在怪物公司里一样,每个门,对应着一个房间,一个世界,你想进入那个世界,就一定要找到那扇门,应用程序的图标就是那扇门。

四梦乔布斯之下一代手机操作系统(下)

后图标操作时代,首先图标的设计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其次,我们使用手机,就像阿拉丁神灯一样,心里想要什么应用程序,马上就出现在你的面前。

用户一旦有了后图标时代的用户体验,是不会再愿意回到图标时代的。每次技术变革的时候,都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时候。当应用程序需要使用时,立刻就在眼前立刻就在手边;不需要使用时,就立刻从眼前消失,不被干扰,达到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随心所欲的使用的境界。

  • 最常用的程序,用最直观的手势,直接打开,或者是智能动态图标技术,自动出现在主屏上。不太常用的程序,用快捷语音助手,说一下自动打开;或者在中全域应用程序图标界面中手动打开。

用户一旦有了后图标时代的用户体验,是不会再愿意回到图标时代的。每次技术变革的时候,都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时候。

  • 乔式的伟大的设计往往就是,当你没说出来前,就没有任何人能想得到;当你说出来后,所有的人立刻认识到,本来就该这样的,这太简单了,我也能想出来。很多的行业从业者,都会觉得他也能想出来。笔者早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留了可不止一手,没说出来的和说出来的一样多,甚至没说出来的比说出来的更多。谁恶意抄袭,我就帮付费的竞争对手设计手机软硬件,不敢说妙杀iPhone,但妙杀任何其他手机还是小菜一碟。

  • 下面请看笔者的设计的概念视频,当然手势唤醒已经不是概念了,苹果用iOS 10将手势唤醒变成了产业界的现实和标准(这个标准是一个中国人全球第一个设计并制定的,苹果在全球第一个实现的)

四梦乔布斯

第一个梦

我和一些朋友,在一个蛮大的湖边玩(有西湖那么大),日出非常美,还有好多鸟飞来飞去。这时有人说要见我,我想和朋友们一起去,但他们只带上我一个人,开车到了一个宏伟的古典城堡。然后把我带到一个房间。比尔盖茨和巴菲特两个人在房间,他们俩让我在他们对面坐下,亲切的和我说话。这时我才意识到,整个古堡 ,包括那个湖,包括刚才开车经过的土地,都是比尔盖茨和巴菲特偌大的私人庄园的一部分。

正当比尔盖茨和巴菲特和我说话的时候,乔布斯出现了----他倒挂在外面,头倒露在窗口,脸上带着一种复杂而诡异的笑(既有小孩子笑起来的那种天真无邪,又有青少年恶作剧时的那种坏坏的笑,又有对自己这种飞到古堡倒立出场方式的得意的笑,又有种我现在都说不出的一种温暖的笑),乔布斯对着比尔盖茨和巴菲特做了个鬼脸,然后对着我喊:“你别听他们的,跟我来!”。接着乔布斯就这样倒着掉下去了,我想都没想,冲到窗边,跟着跳下去了。-----这时我吓醒了。

第一个梦是2010年做的(乔布斯生前一年左右),这个梦预示了我接下来的人生之路的选择,像梦中一样,我有一条短时间内变得非常富有的人生机会,不过现实中的我,和梦中的我一样,选择了跳进一段人生的深渊。人人都爱谈创新,但创新却不是人人以为的那样,创新实际上首先是一种把人烧成灰烬的深渊,只有最强大的人才能从灰烬中重生。

第二个梦

第二个梦是2012年做的(乔布斯去世后一年左右)。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乔布斯和我一起散步,走到一个小溪边,乔布斯想考考我,指着地上的几个散落的、杂乱的、无意义的天然痕迹,对我说,你怎么处理?我捡起一个树枝,在原本的天然痕迹上只加了几笔,把这些天然痕迹连成了一幅画,一个少女在溪边洗头,头发刚好垂到水里。乔布斯对我赞许的点了点头,接过树枝,在我的少女图上,也只加了几笔,变成了一个足球运动员在水边玩球,少女的头变成了足球,少女的头发变成了腿。乔布斯对我说:“你用最简单的、最天然的方式是非常好的,不过从小溪想到洗头,还是有迹可循,真正的Think different,是要想到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无迹可循的方式,然后人们才发现,原来这样也可以!”

接下来乔布斯开始给我传授最深奥的秘诀,但这时溪里溪外和草丛里,无数的青蛙大声的呱呱呱的叫起来,我根本听不见乔布斯在讲什么。我知道乔布斯在传授无价之宝,心中非常焦急,努力向他解释我听不见。乔布斯既不理会我,也不理会青蛙的叫声,只是不停的讲,一口气讲了几个小时后,然后说讲完了,我该走了,你好好记下(说的好像笃定我已全部听到一样),就先走了。那几个小时,我在听不到的焦虑中每分钟度日如年。

第二天,全世界的媒体都在传,乔布斯收了个关门弟子,而且是个亚洲人。然后都在传那个亚洲人是孙正义。我心里想,怎么是孙正义呢,他不是比尔盖茨式的人么?

第三个梦

第三个梦是2013年初做的,我正在睡觉,朦朦胧胧中感觉到一个人,一声不响,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我,好像已经看了很久,我直接吓醒了。醒来才意识到看我的那个人就是乔布斯。

2013年6月,苹果发布了iOS 7,一个风格大变的系统,不过其丑丑的图标,估计能把乔布斯气的活过来。乔布斯和我都有一种对产品的品味的极致追求,并且不喜欢妥协。于是我重新设计了手机操作系统的方方面面,从操作方式,到人机界面,革命了iOS和安卓的几乎所有操作方式,详细请点这里继续阅读(超越苹果的世界级创新(上)链接http://forum.eet-cn.com/BLOG_ARTICLE_21558.HTM,超越苹果的世界级创新(下)链接http://forum.eet-cn.com/BLOG_ARTICLE_21559.HTM)。2016年,三年后苹果的iOS 10抄袭了我的设计(只抄袭了我设计的一部分,手势自动亮屏,我其他的部分同样精彩,没公开的部分更精彩)。

目前我公开的操作系统的设计,只是我全部操作系统设计的一部分,而且很多人可能知道我设计了下一代手机的软件部分,却并不知道我还设计了下一代手机的硬件部分。

2014年,苹果发布了iPhone 6,后面巨丑的天线,估计老乔就算活过来,又会被再次气晕过去。于是我通过两种方式,解决了天线丑的问题。因为这只是我整个手机硬件设计中的一小部分,而且我当时认为苹果一年后会解决这个问题,也就没怎么在意。

第四个梦

2016年9月8号晚上,就是苹果发布iPhone 7的当晚,我又做了一个梦。二十几岁的时候常熬夜,最近几年,不熬夜了,都是第二天起来再看苹果的发布会的。

梦中是乔布斯发布的iPhone 7,我去晚了,发布会已经结束,乔布斯和几个苹果公司的人站在苹果那个标志性的工作台边,我拿起工作台上发布的手机仔细看(梦中的手机是和iPhone 7完全不一样的,也是和目前市面上所有的手机不一样的)。我把玩了几分钟,对乔布斯说,其他地方挺好看的,就是背后设计的不好。乔布斯有事,带着人急急的走了,我就回家了。回家路上电话响了,那手机不知怎的在我身上,老乔打电话给我说走的急,他的手机拉在我这了,让我回去把他的手机还给他,我就去还给他了。第二天我在苹果商店里又遇到乔布斯,他在向其他人介绍新发布的手机。我问他,你怎么还在做手机,不做些其他产品。乔布斯看看我说:“我老了,其他产品你们年轻人好好做”。

或许第一个梦指引了我的方向,第二个梦传授了我能力,第三个梦就是托梦给我,让我设计下一代操作系统。第四个梦,预示了我的设计将远超过手机软硬件,进入更广阔的人类范围(治理雾霾,洪涝,沙漠)。

 

话题:



0

推荐

姜洪明

姜洪明

7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文章
  • 个人分类
全部文章 7篇